美文赏析_散文集_作文素材_散文阅读-中华美文网

看望照料外婆的母亲

admin 散文摘抄 2021-07-02 08:57:01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阅读 > 散文摘抄
我祖母已经93岁了,身体不好,需要孩子的照顾。我妈妈73岁了,叔叔68岁了。记得2016年7月10日,我在长塘埂的老房子的母亲那里,呆了很长时间。已经10天没能回去看妈妈了,这次要珍惜和妈妈在一起的分秒,马上帮助她解决生活中的困难和心中的肿物,尽自己的本分,就像我总是在追求一样。今天上午8点多,妻子骑摩托车先忙了。我在镇上的邵师傅那里理发,走了两里左右来到母亲的住处。妈妈刚好站在门口,对着我笑了。我还没有叫妈妈!母亲回头泡茶喝,融合亲情温暖地穿过我的全身。几乎每次回来看望母亲,母亲就像我当客人一样看着我一样,倒茶,忙着打开粉丝,做儿子的人感到幸福和内疚,而且我总是自责:每次回来为母亲做的事,太少,太不够。两个月来,叔叔经常从六安回来,和母亲一起照顾祖母。他每月给我母亲1000元,服务祖母的生活费,还有菜罩、抽纸等小东西的日用品,他也不忘买。只要在家庭生活中发现安全上的问题,他就会排除问题解决。母亲长期使用我四弟家的电风扇,但风扇的盖子已经脱落丢失,只剩下塑料叶子高速运转。叔叔注意到,如果不及时排除这个安全上的危险,伤害老人和孩子的结果是无法想象的。所以他很快上楼,从废品仓库里找到扇叶罩,偶然,安装真正的套装!我因此感到内疚。我多次回来,实际上看不见,没能帮助母亲解决。叔叔前几天回六安之前,妈妈说:妈妈现在还能吃,给她买,每天买骨头炖,吃多少,将来不能吃,我们的心也不后悔。叔叔很少寻求自己的利益。母亲和祖母睡在一楼的卧室里,里面有风扇和空调,叔叔睡在一楼的另一个垃圾堆的房间里,平时没有电风扇,热得不能忍受,在母亲的反复寻求下,他想暂时使用母亲房间的电风扇,母亲和祖母打开空调冷却我记得小时候,家里很穷。我们姐弟五个人只有一两岁,长子穿的衣服变小了,次子穿的话,次子变小了就轮到我穿,我变小了就是小行头。米饭可以吃饱,但有一段时间要经常吃咸菜。大集体时期劳动紧张,哨子一吹就忙于赚厘米,父亲经常患胃病,母亲要照顾父亲,照顾五个孩子,不怎么下功夫。父母为了解决我们的衣食问题,已经抓住脖子,力量不够了。更何况,我们姐弟五个人上学那时,叔叔经常在雪中送炭,买笔记本,买铅笔,买笔,渡过学习难关,大部分可以读中学,我也愤怒地进入六安师范学校,拿到了铁碗。这次回来,叔叔不在池塘里。我骑着四弟的摩托车,在街上找到了高潮格力电器店,毫不犹豫地为叔叔买了落地的电风扇,和店主还了180元。打开一年前给母亲买的老年手机,通话费的馀额只有8.88元。在购买粉丝的同时,我给妈妈充了50元的通话费。但是,母亲认为孙子快要合作了,花了很多钱,知道我们的经济负担不轻,总是给我230元。你推我的时候,妈妈生气地说:别拉,兰子(我的四弟媳)如果她们听了,我们不知道在拉什么我个人给你多少钱?听了妈妈的话,我勉强收了200元,那30元的零头被妈妈堵住了,妈妈再次被我的主张阻止了。母亲手头的家务忙得停不下来,马上坐下来,积极地和我说话。有时她一边忙着手工作,一边和我的监护人聊天。母亲说,有一次在祖母睡觉的时候,赶紧去自己的菜田里锄草。结果不一会儿,嫂子找到了母亲的菜园,叫母亲马上回家,祖母说看到我的女孩去哪里了。母亲的锄头工作只进行了一半,只好收兵回营。母亲的话重心长对我说:祖母怕我不在身边,在街上买蔬菜,在去厕所之前,事先向她请示,她答应了,我可以放心去。母亲说,尽管如此,如果时间有点长还没有回家的话,祖母先在家里的房间里找她,然后去门外,一个人问:你能看到我的女孩去了哪里吗?有事无法逃脱的邻居有点烦躁,过路人叹息,感到爱无法帮助。听妈妈说说到这件事时,我的心不由得痛了一阵。我认为不仅是老太太,连年过去稀少的母亲,孤独的阴霾也蔓延开来,猎豹在冠冕堂堂正正地咬着她们,猛狮子似乎用平手吞噬了她们。奶奶年纪大了,妈妈也年纪大了,叔叔也年纪大了。她们需要孩子们的探望和陪伴,甚至一步一步地照顾。她们不担心衣食,但不足的是孩子们应该付出的真相、真爱。(原载2017.07.06中国散文网)

发表评论

用户头像 游客
此处应有掌声~

评论列表

还没有评论,快来说点什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