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赏析_散文集_作文素材_散文阅读-中华美文网

当走出去,才知道有这么一个人的美文

admin 美文赏析 2021-07-04 08:24:02
当前位置: 首页 > 美文欣赏 > 美文赏析
2014年11月4日上午10时许,记者在一名同事的陪伴下,继10月12日后,第二次徒步从岭南师范学院到湛江市赤坎区北桥4巷6号陈伟雄叔叔的家。(为公正,后面省略“叔叔”一词)到了陈伟雄的家门口,记者的脚步变得沉重,停了下来,从一扇半新不旧的铁门的上边门缝望进去:里面较宽敞,最前方是一个大厅,左侧是几间空杂房,右侧只是一间敞开门的厕所,地面都是一些木屑、烂纸箱、破锅之类的杂物,只听到里面传出“叮叮当当”的敲打声。记者整了整声带,朝着门缝,短促的发声道:“大叔,大叔你好,大叔!……”数声过后,一位满头白发的、身穿一件单薄青背衣的老汉从大厅里走出来,先是愣看了记者一眼,然后自动般地打开了铁门。记者点头向其示意并问好,随后直入大厅。此时看到两位年纪相仿的、黑丝银丝参杂一半的老汉正合整着一件旧家具。整个大厅简简单单的摆放着几张木椅长凳、一张圆木桌和其他一些日常生活用具,杂乱地堆放在那儿。那一刻,记者感觉到一股阴森森的气息笼罩着那个平民房。大厅的左侧,有一个阴暗的房间,约十来平方米,里面有一张“病人专用床”,床上正躺着一位中年汉子,他的名字叫陈伟雄。他,1969年生,今年已45岁,20年前曾是湛江市赤坎区粮食管理所的一名职工。然而,1994年,命运跟他开了一个“玩笑”……1994年,陈伟雄受湛江市赤坎区粮管所的上级主管部门——湛江市粮食管理储备局赤坎分局的指派,到湛江市天赋粮油工贸总公司工作。当年的11月11日,陈伟雄驾驶本单位——湛江市赤坎区粮管所的车辆送货到吴川,在返回途中不幸发生严重的交通事故,导致颈椎456神经损伤和高位截瘫,一级重残,法院当时认定为工伤。自1994年出事故后到1998年,这四年间。陈伟雄原所在的单位——湛江市赤坎区粮管所都自觉遵守双方签订的《调解书》,包括支付陈伟雄每年的医疗费、护理费、误工费、营养费和按全残计算的伤残者生活补助费等。然而1998年,赤坎区粮管所以“医疗改革”为由,拒绝履行先前的公安交通大队作出的事故决定,停止了对陈伟雄所有费用的报销,每月仅给其200余元的基本工资。面对每年巨额的医疗费用,陈伟雄家人多次与单位进行交涉,但均无结果。而人还得医治!迫于无奈,家人从亲人朋友东拼西凑的钱,总算维持了几年。2000年起,陈伟雄家人向赤坎区法院起诉,请求法院判定被告——湛江市赤坎区粮管所、湛江市天赋粮油工贸总公司、湛江市粮食局赤坎分局赔偿共计119万元。打官司过程中的一审、二审都获得了胜诉,但粮管所、天赋粮油工贸总公司、粮食局赤坎分局三者相互推诿,以致法院的判决迟迟得不到执行,直至那年家人将瘫痪在床的陈伟雄用担架抬到市政府门口中央的大牌匾下,法院的判决才被执行了一“点点”。但,随后,被告因不满法院判决,不断地向湛江法院提出申诉,以致先前的判决又发回至区法院重审……据了解,之前曾有湛江电视台的记者徐永棠到过陈伟雄家里进行采访,并报道了此案件。2003年12月7日,徐永棠第二次探访陈伟雄。此时瘫在自家“特制”的、简陋的病床上的陈伟雄,身上长满了肉疮,插在其肚子里的那条导流管像一条外露的“肠子”,而陈伟雄年迈的母亲全天24小时在悉心地照顾其一日三餐和大小便的排出。另外,通过湛江电视台记者徐永棠的告知和电话连线采访,当年12月15日,北方千龙网相应地报道了此事,可惜未能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谈着谈着,陈伟雄声音稍有哽咽,眼眶湿润地告诉记者:因为得不到公正的判决,2004年的大年初五,父亲被活活气死,临死前道了一句:儿啊,你命苦……。同年4月,母亲不慎一跤摔倒,神志昏迷,送至医院抢救,诊断患上了老年痴呆症,于2011年1月8日离世。2005年,再次迫于无奈,陈伟雄与粮管所签订了一份一次性赔偿协议(指按九四年的工资作基数,按二十年计算,加十年的医疗费,即截止至2015年,一赔当终生)。据悉:当年的一次性赔偿费原本有70多万,但扣除掉先前借单位(粮管所)的钱、法院的执行款、一次性赔偿协议的社保基金缴纳医保费,最终陈伟雄手中真正拿到的不到40万元。另外,那批赔偿费直至2011年才分批拿完,至今(2014)已所剩无几。

发表评论

用户头像 游客
此处应有掌声~

评论列表

还没有评论,快来说点什么吧~